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玄幻  »  肆虐在家丁的世界7作者frank11

肆虐在家丁的世界7作者frank11

添加:2016-09-22来源:人气:加载中



肆虐在家丁的世界

字数:3159
2014/04/13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7)都不簡單

安碧如現在對蕭母充滿恨意,但蕭母何嘗不是?

她其實是喜歡林三的,也和林三之間有些曖昧情緣,但造化弄人,兩人最終卻沒有結果,反而和她情況類似的安碧如和寧雨昔最終和林三走到了一起。每想到此,何嘗不讓蕭母妒火中燒。

雖然每次蕭母對待眾女的時候都是安詳隨和,但在心裡面,蕭母對於寧雨昔和安碧如早就恨得咬牙切齒,也只有在午夜夢迴的時候,她才會在心中惡狠狠地罵著這兩個賤人,想著各種花樣折磨這兩個不要臉的騷貨。

可以說,要不是蕭母也堪稱一代女中豪傑,大概早就被自己折騰得精神分裂了。至於和女兒分享丈夫這件事,早就被她華麗麗的忽略了,畢竟當時在金陵,蕭母就有為了蕭家,母女三人共侍一夫的主意。現在安碧如落在自己手裡,蕭母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好機會。

只見蕭母繼續維持著那溫煦的神情,只是眼神漸漸轉冷,但嘴角勾起的弧度卻愈加勾人,手上溫柔地摸索著安碧如如玉般的肌膚,顯得詭異非常。安碧如不安的看著蕭母,不由得打了個冷顫,被蕭母撫摸過的肌膚也好像被陰冷的毒蛇劃過,泛起一片雞皮疙瘩。

安碧如在眾女中的智計絕對排名前列,如果不是那高傲的性子,也不會在肖青璿和蕭母的配合中被打得節節敗退。而且她早就瞭解蕭母對林三的一些情誼,自然知道接下來蕭母不會那麼簡單的放過自己。索性心一橫,眼睛怒瞪著蕭母:「郭怡君你個喜歡自己女婿的騷貨,有什麼招就直接使出來,老娘皺下眉頭就不叫安碧如!」

蕭母微笑著拍拍巴掌,道:「果然不愧是安狐狸,被人操了還是那麼嘴硬,也不知道剛剛流了那麼多騷水的是誰啊?」說著摸著安碧如身上殘留的淫水精液就要塗在安碧如的嘴唇上。

安碧如眼神一冷,待蕭母伸手的時候,冷不丁的露出牙齒向蕭母狠狠咬去,卻沒想到蕭母反應神速,迅速收回了手,讓安碧如撲了個空,隨即安碧如被捆在身上的東西勒了回去。

蕭母望著沒辦法動彈的安碧如嫣然一笑,道:「你真不乖啊,小碧如,姐姐要懲罰你了。」說著,蕭母一隻手狠狠貫住安碧如的腦袋狠狠按在床上,一手將手裡的淫水塗在安碧如的臉上,接著,學著張大牛的姿勢坐在安碧如的奶子上,捏著安碧如的小鼻子,使得安碧如的嘴巴不由張開。

接著,蕭母把自己白嫩的大屁股挪到安碧如的臉上,用自己下面茂盛的黑森林狠狠蹭了幾下安碧如的臉蛋,臉色變得愈加溫柔,只是語氣卻顯得陰森異常:「安狐狸,趕緊舔我的蜜穴,如果你舔得不讓我滿意,信不信我會讓你一輩子都痛苦?比如在你屁股上刻上『騷穴』兩個字,或者往你的騷穴裡面裝幾個柳丁香蕉之類的,不知道你這個大騷貨的騷屄到底能裝下幾個?」

安碧如臉色一白,眼神猶豫。蕭母的臉色也開始露出猙獰,一捏安碧如的大奶子怒喝道:「快給我舔!」安碧如臉上閃過屈辱和仇恨,緩緩伸出舌頭,舔向蕭母被黑森林包裹住的小蜜穴。

「哈哈哈哈哈……」蕭母得意的笑出聲,彷彿多年的心願達成,蜜穴狠狠壓在安狐狸的小嘴上,接著捏住安碧如的鼻子,接著將自己故意壓抑已久的尿道一鬆,一束金黃色的液體流進了安碧如的嘴裡。蕭母這時候有些癲狂道:「以前你得意什麼,即使風華絕代又怎麼樣,現在還不是乖乖的張嘴喝老娘的尿。」
安碧如拼命掙扎著腦袋,向外吐著進入嘴裡的尿液,但還是不由自主的咽下不少,而一番掙扎也使得安碧如的整個腦袋都被蕭母的尿液浸濕了。

這時候,天已大亮,心滿意足的蕭母站起身,恢復了往日的雍容華貴,對著安碧如溫柔的歉意道:「對不起啊,安姐姐,剛剛是妹妹太不小心了,你大人有大量,不要計較好嗎?」

憤怒的安碧如意外的沒有發火,不顧臉上的狼狽,回了一個狐狸似的微笑,道:「那當然,我怎麼會和妹妹計較呢!這只是小意外而已,能和姐姐這麼『親密』,我可是很高興的。」言笑晏晏,宛若綻放的豔麗玫瑰。

蕭母暗歎,不愧是達到宗師級的人物,果然不是省油的燈,現在除了佔點便宜,自己還真沒多少辦法整治她,因為蕭母也害怕逼急了安碧如最後魚死網破。於是,蕭母鬆開了安碧如的手腳,親自替她擦乾淨面龐,望著她微笑不語。
安碧如任由蕭母施為,也不說話,思索了會,半晌之後悠悠道:「現在,我們的位置持平了……」

蕭母一笑,明白了安碧如的意思,接著溫婉反駁道:「我可不這麼認為,我打算這兩天就公佈我和大牛的婚事,相信你們對我找個男人應該沒什麼反對吧?這樣,我還是比安姐姐佔點先手,真是讓人家不好意思啊!哈哈……」

安碧如也沒有說什麼,只是湊到蕭母身邊,吻了吻她的嘴唇,燦爛一笑道:「棋局剛開始,姐姐不要高興得太早。」蕭母面上沒有露出絲毫厭惡,瞇了瞇眼睛,道:「那我就等著妹妹的高招了。」

兩人對視了一眼,棋逢對手的感覺剎時間湧現……

與此同時,城中洛府的一個小房間中也正經歷著一場大戰。

寬大的木床上,只見兩個男人狠狠夾擊著一個全身赤裸的女人。三個人的身體滿是汗珠,顯得晶瑩異常,尤其在女人雪白的胴體上,更是顯得淫靡勾人。
「婉瑩大小姐的口活真是越來越好了。」董青山捋捋陶婉瑩額前的長髮道。
只見陶婉瑩櫻桃似的小嘴熟練地吞吐著董青山高翹的肉棒,英氣的臉上略帶緋紅,顯得勾魂蕩魄。只是眼中偶爾閃過一絲憤恨,但很快便隱藏起來,繼續扭動著身體用嘴巴吞吐著肉棒。

洛遠則淫笑著挺起肉棒摩擦著陶婉瑩下身的小蜜穴和菊穴,雙手不停把玩著陶婉瑩修長緊緻的雙腿道:「對啊,誰也想不到以前金陵的暴力小魔女這麼會舔雞巴啊!」說著把肉棒對準陶婉瑩下身的小菊穴,一點點擠壓進去,等到全部進入的時候,洛遠舒服的長出口氣。而陶婉瑩除了開始的時候身體緊繃了下,之後全然沒有影響自己口中吞吐的肉棒,顯然早已適應了這種侵犯。

「為什麼洛兄還不給這個小騷貨開苞?我們抓住了她的把柄,她根本不能反抗啊!現在咱們幾乎玩遍了這個賤人,就剩那個騷穴,很讓人心癢啊!」董青山摩挲著陶婉瑩挺翹的奶子,「嘎嘎」怪笑問道。

洛遠雙手把持著陶婉瑩的小蠻腰,下身一下下抽插著她的小菊穴,同時不停地拍打著陶婉瑩緊緻而柔軟的臀部,雪白的臀丘上出現了一片淡紅的印跡。『不愧是練過武的女人,和大家閨秀的感覺就是不一樣。』洛遠不由想道。

待聽到董青山的問話,不由暗罵董青山蠢貨,但還是解釋道:「女人的騷穴被上過,很容易被人看出來,這個騷貨和林府的那幾個女人關係可是很密切的,你不想我們的計劃出問題吧?」

董青山一拍腦袋,笑道:「反正我不懂這些,只知跟著洛遠兄弟走就對了。不過,咱們真能對付得了張大牛那個混蛋嗎?」

洛遠瞇了瞇眼睛,冷道:「本來我還擔心我們未來的問題,但張大牛可是最好的替罪羊,讓他現在囂張會,反正他囂張不了多久了。」

「可惜不能找機會再操操我們的姐姐,便宜張大牛那個混蛋了。」董青山恨恨地說道,摸著陶婉瑩雪白奶子的手不由使勁捏了一把,使得陶婉瑩悶哼一聲。
洛遠這時候也想到洛凝和董巧巧的裸體,肉棒不由增大了一圈,狠狠地衝撞著陶婉瑩豐滿的臀丘道:「以後會有機會的,不過,那個張大牛死定了。」
「對,我相信洛兄,到時候能有機會操下林三的其他女人就好了。」董青山不由遐想道。

洛遠冷冷盯著董青山道:「你如果不想死,就給我收起這個念頭,林三的其他女人沒一個是省油的燈,而如果你我不是因為各自姐姐的緣故,估計早死了,所以趁早收起那點小心思。現在這樣就不錯了,自己的慾望要懂得收斂。」
董青山被洛遠冰冷的目光盯得打了個冷戰,忙圓場道:「我也只是隨便說說而已,哥哥我雖然不聰明,但也不是蠢材。」

洛遠笑笑,扯下董青山在陶婉瑩奶子上活動的大手,揉捏了幾下,緩緩道:「希望如此……」董青山不由尷尬的撓撓頭,接著挺起下身,固定住陶婉瑩的腦袋,發洩似的對準陶婉瑩的小嘴,快速抽插起來……

室內慢慢恢復了淫靡的氛圍……只是,三人都沒注意到,這時屋頂上的一個黑影一掠而過,很快消失在夜色中,只在風中留下幾句呢喃:「好像……都不簡單啊!呵呵……」只留下屋頂上那一片被掀起的瓦片見證著剛才發生的一切。
(待續)

===================================ps:過渡部份,輕色,想了想,實在沒辦法省略,也懶得加,就這樣吧!
另外麻煩版大了,微型電腦白癡飄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