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淫荡的五姐妹

淫荡的五姐妹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中秋节。
  老太太环游世界去潇洒之后,大院就留给了小妹元琦一个人住,陪伴她的除了那条忠实的大狼狗小八之外就没有别的人。
  今天是中秋节,五姐妹们都要回来聚首,姐妹们平时里也难得凑这么齐整。
  早几天前,元琦就买好了食材。
  话说回来。快过节了,或许是通胀压力也大了吧,人人都跟不要钱一样的买美肉。有位经济学家说了:「现在说没有通胀的,只有两类人,一个叫联邦统计局,一个叫主流经济学家。」出于让手上的钱保值一些的想法,只要是能买得起美肉的,都奔着那最贵的美肉去了。
  老太太走的时候给最心疼的小女儿留了大笔大笔的钱放在银行里。可是现在看起来放在银行里也不保险,元琦蹬蹬蹬揣着银行卡就去找一个开肉畜工厂的老同学走后门。
  不是她不想在家门口的连锁超市买,而是那里的美肉数量不多,质量也难保证。既然有后门,不用多浪费。
  老同学听完她的意思,很爽快地隔天就让人给送来了两个美肉。一个19岁,正在发育,一个二19岁,怀胎八个月,吃了最大补。到了中秋节,天气转寒,吃怀胎的美肉是最补的。
  电话里连声谢过老同学之后,元琦换上塑料围裙,在厨房里对着电视上的美食大师开始现学。
  先从那个19岁的小姑娘开始。老同学大约是知道她天生笨丫头,光会吃不会做,连开膛破肚的事情都帮她全部搞好了,所有的内脏全部都整整齐齐的装在真空塑料袋里等着她来动。
  一条黑影跑进厨房里。围着她左转右转。
  「别弄,小八,姐姐在做菜呢。」元琦亲昵的拍了拍伴侣的头:「乖,一会儿就弄给你吃。」小八很乖的,老老实实的坐在一边。
  元琦挥舞着菜刀,咔嚓咔嚓的剁着骨头,不一会儿就累得香汗淋漓:「累死了,这个家伙,也不帮我剁好了再送过来……」哎,那你还不如去天香馆叫菜更方便呢。
  又剁了一会儿,元琦扫兴的丢下菜刀,「累死了!累死了!」脱下手套,扔掉围裙,光着身子走到客厅里往沙发上一躺,随手抓起电话,开始找钟点工的号码。
  小八跟着主人过来。见她躺在沙发上玉体横陈,一条腿儿翘在沙发靠背上,一条腿儿搭在下面,露出中间那个饱胀胀无毛的好地方,「嗖」的一下就蹿上来,舌头在那裂缝中舔来舔去。
  「哎呀,好痒啊,」元琦忍不住笑的花枝乱颤,「哼哼,还是小八你对我最好……」「嘟……您好,这里是宜家家政服务公司,室内卫生请按1,餐饮料理请按2……」元琦一手分开小穴,让它的舌头好更深入一些,一边按下2。
  小八的舌头很长,很宽,贴在下体的感觉让她感觉很舒服。
  「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为你服务的吗?」
  「嗯,唔……」小八的舌头扫过那黄豆大小的珍珠的时候,让她有些颤抖:「我,我想问问,你这儿有,会做美肉的吗……」「有啊,小姐您有需要吗?」「嗯,……」元琦按住小八的头,让它好更深入一些:「需要……非常需要……」「那请问您的地址是……」以地球人能理解的最快语速报出了自己的地址和姓名之后,元琦把手机一扔:「我的亲亲老公,再进去一点嘛……」小八往上一跳,两个前爪正好落在她张开的双臂内侧。元琦顺势搂住它,小八往下一坐,那根又长又粗的狗茎便顺着早就泉水泛滥的溪口,直插深处。
  「哎呀,小八,你真是厉害死了。」元琦双颊上嫣起美丽的红晕,两条大腿紧紧的盘在它身后,将它搂的紧紧的,仿佛这样,可以让它的狗茎在她体内进入的更深更持久。
  小八果然不负众望,虽然今天早上美丽的女主人忘了给他准备早饭,但是现在主人有需求,即便是饿着肚子,它也要努力的上。
  小八的两个前爪撑在沙发上,下身完全坐在元琦腹上,虽然如果有第三人看来觉得这条大黑狼狗与平时坐在门口看门时候没什么两样,但是它身下的女人知道它正在怎样剧烈的运动。
  强健的狗茎一次次的冲击着她的最深处,几乎就要顶到子宫颈上了。将她一次次带上醉生梦死的顶端。在她感到全身都浓缩成为那细长细长的一段阴道的时候,花心中喷洒出了一股爱液,将她带上了如梦似幻的顶端。
  经过两年多的训练,小八深刻领悟到了以主人的心情为转移的要旨,有时候主人要的只是十分钟的享受,有时候要的是三个小时的缠绵,一切都要又主人来做主。


  元琦拍拍小八的脑袋,它乖乖的把狗茎从她的体内抽出来。跳回到沙发下围着主人撒娇:看,我做的还行吧。
  「真不错。」元琦宠溺的爱抚着狼狗的脊背:「姐姐忘了给你准备早饭呢,现在就去给你做哦。刚才很累吧,姐姐给你做一顿特别丰盛的大餐。在这里呆着,不要动哦。」小八很乖的坐在沙发前一动不动,目送主人只穿着一双红拖鞋就走进厨房去了。
  元琦从冰箱里找出来昨天吃剩下的鸡汤、米饭、还有红香肠。似乎还是单调了一点,元琦又好好的找了找,找出来些蒸豌豆、牛肉丁,都好像是昨天中午路过熟食店的时候购物强迫症发作时候买的,还都只尝了一口,正好拿来便宜小八了。
  把豌豆、牛肉丁和上鸡汤与米饭一同搅拌均匀放在微波炉里「叮」一声,再把香肠也热一热,元琦就要开始给她亲爱的犬老公做爱情大餐了。
  拖过来一张靠背椅抵着工作台放着。元琦躺在中央,得益于从小学习舞蹈培养成的柔韧身体,她轻松的在这个小小的空间里把自己的身子对折了起来。她给一个红色的尖嘴漏斗外面涂好了油膏,缓缓地插入到自己的后庭中。这里就是她给小八制作特别大餐的地方。为了改掉狼狗爱吃XX的天性,元琦真是煞费苦心啊。
  将热气腾腾的多味鸡汤拌米饭倒进漏斗中,再用小八最爱吃的红香肠往里面塞,又是挤又是压得。最后满满的一钵拌米饭和两根红香肠顺利进入到了她的体内。而此时元琦才松了一口气从椅子上下来,扯了两张纸擦擦手,怕怕已经有些滚滚了的肚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怀孕了呢。
  元琦走到外面,小八看见主人肚子鼓鼓的,知道里面塞满了他最爱吃的食物,忙不迭的就要扑上来亲热一下。
  「不要急,马上就给你吃。」元琦拍拍小八的脑袋:「都是为你准备的啊。」这锅鸡汤是一个朋友送的纯正土鸡,汤特别黄,充满了油脂,在她的肠内带动着米饭不可抑制的顺从着地球引力的召唤,缓缓下滑。虽然最外面有香肠的阻挡,但是那个东西,其实……比米饭还要滑。她紧紧的夹着双腿,努力的提着臀,才让那些东西不要撒的满地都是。
  这有些像在舞蹈学校上形体课的时候,为了让学生们能够自觉地时时刻刻的提臀,挺胸,老师会在每一个女生的后面插上一根涂满了润滑油的塑料棒,谁要是让它掉了下来,那可就有罪受了。
  「叮咚。」正在这个时候,该死的门铃响了,外面穿了一个声音:「有人吗?我是宜家家政公司的……」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
  元琦倒吸一口气,强行把肠内蠕动的感觉晚上提一提:「来了,就来了。」她无奈地拍拍小八的头,「等一下哦,姐姐等会儿再给你吃。」小八很乖的,虽然眼神里很失望,可是没有撒泼,也没有乱叫,很安静的躲到一边乖乖的蹲墙角画圈圈去了。
  元琦跑回卧室,飕飕的穿上连裤袜,扣上文胸,抓起件连衣裙就套上,刚刚要走出去,又退回来,从一个抽屉里掏出一个一次性速凝肛栓,用牙咬开包装,取出那个有些像婴儿奶嘴样的东西,放到嘴巴里用舌头迅速的打湿贴上面的一层淀粉外衣。
  「就来了。」她一边把那东西塞进后面一面往外走。等她走到大门的时候,已经完全一个贞静贤淑的居家少妇。
  「你好,我是宜家家政服务公司的服务员。」来的是个年轻的小伙子:「您是有美肉要处理是吗?」「是的准备为中秋节用的。」元琦优雅的按住被秋风微微吹起的裙角:「请进来吧,我实在是不善于下厨房。」看得出来,这样的美人,是应该躺在男人怀里寻欢作乐才对的嘛,那个年轻的家政工偷偷的打量着她:眉如细柳眼流波,鼻似琼瑶面如玉,唇红齿白,三千青丝在脑后完成一个发髻,和整个躯干的线条都搭配的特别完美。
  而刚才那轻轻按住裙裾,微微低头不经意的动作,却极其温柔。现在的女孩子啊,都风风火火的象是被打了激素一样,真的很难得看到这样幽闲贞静的女孩子呢。
  「就是这两个了,」元琦将他带到厨房里来:「都还是新鲜的,可是我不会处理,还是要麻烦你了。」「没什么,」那小伙子虽然一直跟在元琦身后欣赏她的美色,可是进到厨房来了,还是尽显专业风采:「如果只把她们分解的话,收费两百块。要是还做菜的话,每一样加收五十块。」「菜我自己来做就好了,」元琦感觉到腹中一阵搅动的微痛,不由得微微颦蹙:「帮我分解一下就好了。」「那好的。」小伙子也打算从那个小姑娘开始做起:「头要不要入菜?」元琦看着那个眉清目秀的小姑娘,估计自己的姐妹们也不会忍心去吃这么个女子的脑袋:「不用了。」「那好。」小伙子手起刀落,将那女子的头斩落下来,放在一边。


  「乳房要吧。」
  「要,我要炖汤。」
  「好的,」家政工用刀把小姑娘一对正在发育中的乳房切了下来,「肋骨呢?」「剁碎吧,我要做糖醋排骨。」「好的。
  这小姑娘的骨头很嫩,可别烧过了。「家政工一边砍着骨头一边叮嘱道。
  然后又把小姑娘剩下来的那个胳膊拆了下来,腹部的脂肪去了皮准备熬油做烧烤用。大腿上的肉也都皮肉分开,换上剔骨刀剔下来用绞肉机绞成肉末做肉丸子。小腿腿肚子上的肉被剔下来,切成肉丝。两个晶莹可爱的脚掌被拔掉了趾甲,准备和手掌一起用来熬姜。
  家政工将那小姑娘反过来,现在只剩下了一个背,照例去皮,背上的里脊肉是做烧烤最好的原料。那小伙子按照她的指点,切成巴掌大一块一块的。元琦准备明天和姐妹们在后院里做露天烧烤吃。
  女子肢解完了,轮到那个孕妇了。元琦看他累的一身汗,便让他先到客厅坐一会儿,回来再处理。
  小伙子摇摇头:「不行啊,赶快在你这里做好了,我还要赶下一家呢,快到中秋节了,我们的生意也特别忙。」他还开玩笑说,遇上她这样把内脏都掏出来装好了的算是走运的,有时候还遇上买回来的是没宰杀的肉畜,还要他们割喉放血,遇上这样的麻烦事,有时候两三个小时也搞不好一家。
  元琦抱着肚子微微笑,却只觉得肚子是越来越疼了,肠道的反应越来越激烈,几分钟就要抽搐一下,要不是那个栓子中流砥柱一样的在那儿发挥着大坝的作用,她早就不知道把这一身新衣服给糟蹋成什么样子了呢。
  等到那小伙子将这个也如法炮制分成一块块的肉之后,元琦肚子疼得几乎迈不开步子了。一小步一小步的挪到外面取了钱,把他送出去,他还在门口热情无比的推荐着他们公司的新业务,做广告也不是这个时候啊。元琦的手指甲都快插到肉里面去了,他还不走。
  好容易终于等到这位热心过头的家政工告辞。元琦一下子就瘫软在门口了。
  她招招手,小八屁颠屁颠的跑过来。围着她的裙子嗅来嗅去。
  「可真是要了我的命。」元琦半蹲着走到花园的石桌边上,撩起长裙的裙角,将它扎到腰带里,趴在石凳边上缓缓褪下连裤袜。
  小八看见主人平时喂食的地方此时却被一个肉色的东西给挡住了,好奇的在它周围摇头摆尾的转来转去。
  「别急,马上就有你吃的了。」肚子里一阵阵的阵痛,让她感觉到再不放开闸门,自己的肚子真的要坏掉了。
  她把连裤袜卷到最低,脚踝处好像是被套上了一个肉色的脚铐,没有办法分的太开。她只好低下身子,让臀部尽力的抬高,然后一手掰开屁股,另一手拉住栓子在外面的勾手,用力一拉,将它拔了出来。
  可是有点儿出乎她意料的,香肠并没有第一时间内就出来,而是被卡在里面了。
  「真是糟糕。」她用双手努力的分开臀肉,让那淡色的菊花绽放的更大些,狗鼻子是很灵敏的,它已经闻到了香肠和肉丁、鸡汤的扑鼻香味。舌头努力的在她菊花上舔舐着,希望从中找到食物。
  元琦也在努力,希望将那个香肠挤出去,可是用力了半天,还是无用功。小八着急了,闻得到吃不到多难过啊,它索性把舌头卷起来伸进去舔舐着。
  在小八舌头的作用下,香肠终于离开了那个被卡住的位置,随着元琦的呼吸,慢慢的弹出来了一个头,小八的牙齿迅速咬住香肠,往外一拖,整根香肠连根拔出。小八几口就将它吃下肚去,再一抬头,又见一根香肠。毫不客气的将它也叼出来,可是这一根却没有独享,而是咬成两半,自己吃下去一半,将另外一半嘴对嘴的喂给正趴在地上的元琦。
  由于坚持每天早上都用茉莉花香灌肠,元琦对从自己体内出来的东西都很放心,她也知道这是小八爱怜她的表现。所以她没有犹豫就捧起它的嘴巴,将那根混合着多种味道的香肠接过来嚼碎吃掉。
  看见主人把自己送上的爱意吃掉,小八这才活蹦乱跳的跑到后面去继续去吃它的大餐。
  元琦稍微换了个姿势,让重心抬高些好让那鸡汁米饭顺畅的流出来。
  小八就趴在后面接着吃。一直到那里面再也没有东西流出来,才用舌头帮她把那周围都舔干净——连里面都没有放过,它还把舌头伸进去,将那里面残余的饭米粒都一点不落的席卷一空。
  「小八真乖。」元琦软弱无力的站起来,晃荡一下,又赶紧坐下,偷偷一看,原来自己刚才蹲的地方都已经在刚才给小八喂食的时候喷出来的爱液给打湿了。


  她缓缓地穿上连裤袜穿好。靠在石桌边上枕着胳膊休息一会儿。
  小八围着她转了两圈,又跑进屋子里,不一会儿叼着个软软的东西过来了。
  元琦一看,原来是一包隐形护垫,它把东西放在主人的裙子上,然后后退三四步摇头晃脑的,好像说,「主人,你不爱穿内裤我可以理解,但是请一定使用和按时更换护垫。」这样疼人的宝贝上哪儿找去,元琦感动的搂住小八亲了又亲,吻了又吻。
  这就是元琦平日的生活,一个年青女子和一只忠实的德国狼狗的伴侣生活。
  第二节 姐姐们
  第二天一早,闹钟定的早早的,元琦准时睁开了眼睛。
  小八并不经常和她睡在一起。即便是两个人(错了,一人一犬)缠绵高潮之后,如果没有主人的吩咐,小八还是很乖的会去在门口呆着,守护主人的闺房大门。
  因为今天要迎接姐姐监察团的视察工作,元琦不敢在她粉红色的单人床上留下太多疯狂的痕迹,不然,会被爱挑刺的姐姐们批评成「纵欲以逃避现实的不良少女」的。
  其实姐姐们比她更不良。
  在浴室里努力把自己洗刷的干干净净的元琦心里想着。浑身上下都要洗干净。
  口腔,腋下,还有下身两个小洞洞。可怜的小八,今天你只能用食盆吃早饭了。
  元琦都觉得自己有点神经质了,将新买来还没一礼拜的一瓶浣肠液全都用完之后她还是觉得自己的后庭还不够干净。
  谁知道那些姐姐们会提出什么样的要求!
  然后,随便拆开一条面包,涂上果酱,就着牛奶,随便吃一点自己都说不清滋味的早餐,就来忙着准备今天的大餐。
  昨天已经把小脚姜给炖上了,小火炉子烧了足足一夜,正发出一阵阵的香气。
  元琦又翻了翻传说中的《家常菜100招》,下面再来做一个简单的萝卜炖子宫吧,先把水煮开,再把两个子宫都给放进去。其中有一个还可以看得见里面的胎儿都已经成型了。还有卵巢啊阴道啊什么的,也都给切碎了放进去,大火煮上半小时,然后放萝卜和淡菜,继续煮一会儿。
  油炸肉丸子。这个元琦会做,小时候经常看妈妈做,也是她做的最拿手的菜了。
  还有个孜然肉丝,大姐喜欢吃这个。先把佐料和配菜准备好,到时候让大姐自己来做。
  乳房,这四个乳房怎么做呢?元琦花花的翻着菜谱,还是做个甜点吧。冰糖蜜汁乳。这个看上去不是很难做的样子。
  将四个乳房放在冰糖水中用文火小煮十分钟,然后捞起来放在蜜汁中勾芡一下,再下油锅滚一滚,肉皮金黄为止,迅速出锅,然后上蒸笼小火蒸。
  排骨……二姐擅长做糖醋排骨,等她来了做好了。
  还有什么菜吗?望着满满一桌子的食材和配料。元琦觉得自己的腰已经酸的不行了——腰,对了,炒个腰花。她忙不迭的把那四个美人腰拿出来,切片,配料放好,这个就留给三姐来展示厨艺了。
  心肝和肠子都已经按照大姐的指点做成了卤味,元琦检查了一下,芳香扑鼻,真是让人垂涎欲滴。
  洗干净了的胃也被切片炒肚片,还有什么要做的吗?
  元琦正苦思冥想的时候,忽然听见一阵门铃响。
  「来了来了。」她赶紧丢下锅铲就跑出去,这些个姐姐,是不能和她们讲道理的。
  门外站的是挺着大肚子的二姐元瑛和她的老公莫亦非,一个三十多岁的书生。
  带着个金丝夹鼻眼镜,看上去文质彬彬,但是在元琦看来,却是最道貌岸然的一位姐夫。
  「你这个无礼的丫头。」姐姐们就是爱教训人,完全无视妹妹的连连鞠躬和欢迎致辞,「居然现在才来开门。是不是躲在后面偷吃?」「没有没有。」元琦连连摆手:「就等着姐姐和姐夫来验收成果了。」「我身子沉重,」元瑛一边说着一边往里面走:「赶快给我找个地方休息一下。」这是当然的,这是当然的。
  小妹赶紧把姐姐扶到沙发上坐着——她不光是坐着,还把腿也搬上来了,一人横霸了一条沙发。
  「你去做菜吧,我自己看电视就好了。」元琦笑的像小八的远亲哈巴狗一样虚假。连连退回了厨房,很少在厨房里施展才华的她又开始翻菜谱,「下面做一个什么好呢?」煮个肺片汤吧,看上去好像不是很难的样子。
  说起煮汤来,元琦有心得,在学舞蹈的那段日子里,最让她们开心的就是能在宿舍里面自己炖汤喝。她们宿舍的一个女孩儿特喜欢喝心肺汤,而别的宿舍的有个女孩迷信吃什么补什么,恨不能天天炖各种各样的蹄子吃。


  正看着火候呢,门铃又响了,元瑛坐在沙发上不动如山:「琦琦啊,门铃响了。」没办法,人家是姐姐又是大肚婆,怎么都比你大。倒霉的小妹只好再扔下菜谱跑出去开门。
  这一回来的是大姐元瑗一家。她那才两岁刚出头的儿子还趴在妈妈身上昏昏欲睡呢。
  大姐夫赵定志是元琦……最喜欢的男人?她曾经被充满男人魅力的大姐夫迷的死去活来,还心甘情愿的把自己的第一次献给了他。大姐对此也表现得通情达理,接受了小妹与自己丈夫的亲密关系。在她看来,与其让颇易受到各种诱惑的老公在外面寻花问柳,倒不如姐妹同心。对于小妹的魅力,做大姐的还是很有信心的。
  「来,庆庆让小姨抱抱。」元琦接过大姐手上的孩子:「庆庆,庆庆,喊姨姨。」庆庆揉揉眼睛,看见了熟悉的小姨,不由得笑开了花:「姨姨,亲亲,亲亲。」「哎,真乖。」元琦搂着庆庆的小脸蛋亲了又亲:「想姨姨了吗?」「想,」孩子奶声奶气的道。
  看到大姐走进来,元瑛也不得不收敛了一些,叫一声,「大姐。」「嗯。」元瑗的谱比她还要大,一下就坐在了她身边正对着电视机最好的位置上:「看电视啊,这个台不好看,换一个。」「哦。」元瑛乖乖的换台。
  元琦抱着孩子到厨房里面去,看见赵定志也在里面便甜甜的叫了声,「姐夫。」赵定志看见是这狐媚死人的小姨子,放下手上的锅铲:「我准备来做个炒菜的呢。你先出去陪你姐姐说会儿话吧。」「好姐夫,还是你心疼我。」元琦在他脸颊上甜甜一吻方才抱了孩子出去。
  大姐正在沙发上拉着二姐的手问她怀孕的事情。元琦抱着孩子远远的站着看着,平日里最喜欢欺负妹妹们的二姐在大姐面前,也只乖的像一只小绵羊一样,竖起耳朵把大姐的每一句经验之谈都牢牢记住,永生不忘。
  元瑛一转眼瞟见元琦在那儿笑嘻嘻的站着,或许就是怀孕期女人的荷尔蒙分泌不稳定:「笑什么,过来,死丫头,站的那么远。」「好姐姐。」元琦天生嘴角里咬着笑料,一刻不笑便难受:「我逗庆庆玩儿呢。」「姨姨,」小孩子在她身上蠕动着:「吃奶奶,吃奶奶。」「姨姨没有,找你妈去。」元琦抱着孩子坐到大姐身边:「大姐,庆庆还没断奶啊。」「正在呢。」元瑗把孩子接过来:「这几天啊,涨的我难受。」说着,她悄悄的站起来:「你来帮我一下。」两姐妹躲到元琦的闺房里去。莫亦非终于能坐到老婆身边,两个人忽然一下子就吻上了,那一双男人的魔手还就伸进了她的衣襟中,握住了她那因怀孕而涨大的乳房。
  元瑗把孩子放在床上,解开上衣的纽扣,元琦看见她还穿的是那种哺乳用的前面带粘扣的乳罩,虽然庆庆已经两岁了,可是一直没有断奶,元琦分明看见,那乳头因为长期的哺乳不仅变得大,而且似乎更长了一些。
  「你帮我吃点。」元瑗招呼小妹坐过来:「我涨的难受。」庆庆仿佛闻到了奶香,手脚并用的往这儿爬,元琦一把把他抱住,自己凑到大姐乳房前,含住那淡褐色的乳头,只轻轻地一吮,便感觉奶水像拧开了开关的自来水一样滚滚而来。
  两边奶嘴吃下来可把她给喂了个半饱。
  「这下舒服多了。」元瑗如释重负的把衣衫整理好,那小孩却不乐意了,瘪着嘴,张牙舞爪的要往妈妈身上扑过去。分明闻得到奶香啊,却吃不到,这对他而言是多么残忍的事情。
  「还想吃,」元瑗故意逗儿子:「没有了,只给小姨吃,不给你吃。」「哇……」庆庆嘴一瘪,张嘴就哭了。
  元瑗赶紧搂着孩子哄,元琦也来都小孩子玩。
  逗弄了半天,两个大人累个半死,才把这位小祖宗哄开心,睡觉去了。
  元琦打开房门,一看外面可热闹了,三姐元珏和三姐夫方云华,四姐元珂与她的准老公夏穷途(这都什么名字来着……不过我想,应该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夏愚思的爹地。什么,你说不知道夏愚思是谁?那么好吧,当我没说。)也都来了。
  说起元珂和她的准老公,有一件故事,话说那夏穷途本是一南洋商人家的大少爷,游手好闲,有一天忽然遇到了年轻美貌的女生物学家李元珂,不能自已,展开了猛烈攻势,最后再金钱计、英雄计、青蛙计种种计策都失败之后于酒醉(俗话说得好,酒壮怂人胆)强暴了女生物学家。但是,谁想到,他获得的不仅是美人的处子之身,还有她的一颗芳心……不过以其他姐妹看来,多金,多情,温柔,体贴,是个好男人,虽然酒后犯了一点小错吗,但那也是很爷们的错,可以理解。大姐便吩咐四妹,把这个新世纪的好男人带回来吧,姐妹们要教他做李家女婿的二十三条军规。


  不过在教他军规之前,他还可以享受一下最后做单身贵族的乐趣。连带着,他的连襟们都有福气,大姐决定,放四位男士出去吃午饭,晚上再回来,一边吃月饼,一边给你小子讲讲这个家里的规矩。
  所以一看到人来齐了,众娇客的老大赵定志就忙不迭的要领着他们出去花差花差,听说最近明月馆推出了一味新菜:双璧连烧,是用一对19岁的双胞胎美肉畜做成的,每日只有一对。他早就和明月馆的老板打好招呼了,今天弟兄四个是吃喝玩乐一条龙。晚上回来再准备学习军规吧。
  他们赶着走,五姐妹也心里面早就巴不得呢。刚一把门反锁上,五姐妹就齐刷刷的笑开了怀。你帮我扯衣服,我帮你解扣子,七手八脚的,一会儿之后,院子里面站着五个片缕不着的美丽青春女子。
  连小八似乎也被这样热烈的气氛感染,颠颠的跑出来。
  元珂看着强健的小八:「其实……我很早就想尝尝小八的味道了。」「那就去啊,」姐妹们七手八脚的把她推出去:「我们可都是尝过了的。」元琦很纯洁的蹲下来拍拍小八的脑袋:「小八啊,四姐姐可是没有怎么被开发过的哦,你要对四姐姐温柔一些哦。」元珂羞红着脸也蹲下来,小八看看两个长的似乎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美女,仔细的嗅了嗅,最后确定了这个才是自己的主人。
  元珂学着妹妹的样子搂着它,却不知道该继续怎么办才好了。
  「跟它说话啊,」元琦教着姐姐:「跟它说话,小八很聪明的。」「我,」元珂忍不住浑身的羞意,整个白皙的身子都变得粉红了:「请你对我多温柔一些。」「好了好了,送入洞房。」大姐指挥道:「把他们俩先送到小房间里面熟悉一下,然后再让小珂来为我们表演一下精彩的,」大姐不怀好意的微笑:「传统保留节目。」四位姐妹一同鼓掌,将元珂推入到元琦的卧室中,然后三位姐姐重新坐回到沙发上,元琦柔顺的跪在他们面前,像三位姐姐磕了一个头,然后骄傲的挺起她曲线诱人的身子,等待姐姐们的检阅。
  「这丫头,保持的还真不错。」大姐评价道:「是个狐狸精。」「勾引男人的好货色。」二姐抚摸着肚皮道。
  「人尽可夫啊。」三姐叹口气:「偏偏还长了一张贞洁烈女的脸。」每人一句,谁也不多说。
  小妹微笑着听完姐姐们的评价,又柔顺的磕了个头再站起来,撒娇一样的躺到姐姐们怀里:「都是姐姐们把小琦宠坏了嘛……」「你呀……」二姐的手最肆无忌惮,在她身上每一个敏感的地方游走着,「鬼点子最多的你,今天下午想出来什么花样了?」「吃完午饭我们来打麻将,19圈一局,输了的那个要接受三个赢家的惩罚,」元琦狡黠的一笑:「我准备了好多道具呢,姐姐们可以随便选用。」「在输家接受惩罚的时候,那第五个就上,」大姐点点头;「很不错,我喜欢。」「我再加个小小的建议。」三姐元珏轻轻吻了一下小妹明亮的额头:「每个人身下面在塞一个跳蛋,都开到中那一挡怎么样?」「这样就更High了,」元瑛兴奋的道:「不如塞两个吧,前一个后一个。」元瑗瞟了妹妹一样:「你行吗?每一次玩的时候你嘴巴嘴硬,可第一个又哭又喊的就是你。」「没问题。」元瑛挺了挺大肚子:「为了我腹中的孩子,我要好好的玩弄你们的身体!」「那打牌之后呢?」「让我们五姐妹来比一比,看谁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让小八射出来。」「这样不好。」元瑗摇摇头:「二妹受不了。」「没事,」元瑛拍拍自己的肚皮:「我的孩子说了,让小八来的更猛烈些吧。」「最后一个活动姐姐们肯定都喜欢。」元琦说这话的时候特别的娴静:「不过,要到时候再公布了哦。」第三节元珂的初体验小小的房门,把元珂和她的姐妹们分开了。
  充满了粉红色装饰品的闺房,正是女孩子最爱的地方。而在这里,正可以肆意的挥霍她的纯洁。
  元珂坐在床沿上,双腿紧紧的合着。她们家的女孩儿天生都是白虎,光洁的阴阜上连个毛根都没有。
  小八盯着她看了一阵子,摇摇尾巴,凑上来闻了闻,元珂轻轻地拍拍小八的脑袋,顺着它的身子给它捋捋毛。小八的毛很长,硬硬的,还有些扎手。
  我该怎么办呢?虽然是生物学家,可是元珂从来都没有过这方面的经验值。
  她试探性的把手伸到小八的后面去,一把抓住那个垂在尾巴下的犯罪工具。
  狗茎在她的手里迅速的涨大,变硬,一时间她也变得不知所措:这样就开始了吗?


  「喝汤,来,喝汤。」元瑗苦口婆心的劝着儿子,可是这小孩倔强,你不给我喝奶,好,他就昂着头看着天,绝对不理睬你递过来的汤勺。
  「矫情。」元瑗暗暗骂了一句,一手揽着孩子,一手将汤勺平端到胸前,用抱孩子的手将那乳头浸到汤水中浸泡一会儿,然后将汤勺放下:「来,庆庆,吃奶了。」「吃奶奶。」庆庆这才破涕为笑,开心的吮吸着母亲的乳头。不过好景不长,他才吸了一两口,元瑗赶紧把乳头给从他嘴里拔了出来。
  「姐,好麻烦哦。」元琦瞪着闪亮的大眼睛:「我来帮你抱庆庆吧。」「没办法啊,只有这样才能让他吃一点。」元瑗又舀起来一些汤水,再将自己的乳头按在里面浸泡了一会儿之后才让小妹把孩子抱过来吃两口带着汤水的奶。
  吃了几回之后,庆庆开始不抗拒喝汤了,元瑗又开始端着个小碗给他喂了一些汤,然后又把那个蜜汁乳房里面的嫩肉先嚼烂了再和着烂炖蔬菜给他喂下去。伺候这个小小祖宗足足小一个小时才算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