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玄幻  »  【永生之烟水漫清影】

【永生之烟水漫清影】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永恒神炉之中仙界之气弥漫,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此时烟水一……不,已经成为万古巨头的她应该改称烟水天。烟水天在炉中仙气浓郁处幻化出片洞天。空间不大,就只是一张可供两人宽躺的卧塌。帐幕、枕头、被席都是幽幽深蓝,衬托得榻上一袭淡蓝衣裙的烟水天如仙子出浴,洁净透晶。
烟水天在永恒神炉深处修炼已有一年,“外面已经过了12天,迟迟没有方寒的消息传来,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本来欲一举修至不死之身的烟水天。由于心系郎君方寒安危,无法静心,是以境界迟迟未能有所提升。只有体内蕴含的仙界之气越来越多。
本身就是水神转世的烟水天虽然没有提升到不死之身的境界,但是自从成为万古巨头以后,前世记忆渐渐恢复。其中就有水神大道----大玉水术。
说起这大玉水术,当年也是名噪一时,和大欲火术同列三千大道中的第222位。两大道术不相伯仲,唯一的区别是水术只有女性可修,火术正好相反。但是一旦阴阳双修,那么两人都可直接修成另一大道。也就是说,习得大玉水术的人只要和习得大欲火术的人结合,那么两个人都同时获得对方的大道,并且还能提升本身的境界。
当年鸿蒙道人之所以,能够修得2999大道,就是因为他和水神有过一夜之欢。
大玉水术还有两大特性,一者可以提高男性修行者的修为,使对方的肉身和力量更纯粹。另一个是一旦修行,必须每年有一次泄玉。也就是圆一次房。
本来修行者本身的男欢女爱之情比较单薄,但烟水天不一样,她是天生的玉水之神,没恢复记忆也就罢了。一旦恢复记忆想起前世的欢畅淋漓。心就再也安定不下来,脑中尽是与方寒的缠绵翻滚。
为什么是方寒?因为方寒是烟水天遇到的身体素质最好,冲击能力最强的人之一。别说今世的修行界,就是远古之神,也不超过一个手掌的数目。。如果放在仙界,那方寒那一夜不倒的能力也是少人能及。而方寒夺了自己今世的处子之身,所以尚未恢复全部记忆的烟水天脑子里一起相拥荡漾的就是----方寒。
这段时间,烟水天越来越把持不住自己,每当做完一件事,都会不由自主的幻想自己与方寒合体,欲仙欲死。想着想着就会把自己的手伸到胸前柔软开始揉捏,力道大小和方寒一般无二。不停口中唤着方郎,不停自己寻求着愉悦。当酥胸的刺激已经无法满足时,烟水天就开始把手向下滑去,滑过小腹,越过肚脐,伸进裤中,轻轻摩擦起身体那最敏感最神秘的三角地带。一触即魂飘九天,不可收拾。手上的动作不断加快加重,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力,突然,烟水天淡眉一皱,口中本是有深又沉的呼吸瞬间凭住,身体抽搐,只感一股热流涌出,透过衣裙湿了手指。榻上一片蓝色的媚靡,蓝被乱、蓝枕斜、蓝衣美人似力竭晕倒,蓝裙轻摇扭腰肢,吐气如兰,不时发出一声低吟。
良久,一脸超红的烟水天才缓缓睁开双眼,眼中一片水雾。似是刚才的激情还未散得干净。
“哈哈,想不到,堂堂烟水天,万古巨头,竟然会做出如此不堪之事,水神之荡,果然名不虚传。”一个声音突然响起,但烟水天并没有感到诧异。因为,说话的是梵清影,烟水天今世的密友。可是现在的梵清影已是囚中之物。若不是烟水天想独自占有方寒,早已让方寒将其夺其心智,收入后宫。
“清影,你未曾经历,怎会知道当中的欢乐。”烟水天声音带着疲惫过后的疲软,娇柔而糜烂。一股春意正在渐渐弥漫。
“哼,我要窥寻永生之路,怎能将心思放于如此不堪之事。”梵清影语气中充满不削。
“哈哈哈哈……清影啊清影,你现下已失去自由之身,哪还有机会窥得永生?不如安心诚服于我和方寒,那样自然前途无量,不若,你连踏入长生秘境的机会都没有了。”烟水天笑得无比欢畅,仿似听到了人世间最大的笑话。“本来我不想和别的女人一起享有方寒,但是这一年里我想通了,毕竟你是我今世唯一的至交,如果你真心归顺方寒,那么我不介意和你一同分享,哈哈,清影,那次一同沐灵泉之时,我已看到你羞处乃是亿年难得一见的玉龙包窟。不善加使用,简直是暴殄天物啊。”
“你…………你这个卑鄙,无耻,不要脸的荡妇,哼,即时你是万古巨头,也耐不了我何,我体内有弃天神帝施下的弃天真力保护,除非是修至长生八重以上境界,不然伤害不到我的本命天地法相的。”梵清影口势强硬“等到神界大势挥踏玄黄大世界,我自然会被救出去的,你还是想想怎么和你那奸夫方寒保住性命再说吧。”


“哼,神界又怎么样,方寒有大气运之人,甚至有机会会窥破永生秘境。我当你是好姐妹才给你机会。你竟然如此不识抬举,罢了,要不了多久我就会带你到方寒身边去,到时候看看你能不能抗得住大普度术,哈哈,那时,我会让方寒好好对待你的。”烟水天也不生气了,调笑着梵清影。突然,烟水天烟水闪过一点光亮,因为她想起了一件事,一件让她无比开心的事。
大玉水术中有一个秘法可以让贞烈玉女瞬间变为荡娃漾妇。
“清影,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愿意归顺我和方寒么。”烟水天心中已经打定主意,若不归顺,就将迷乱其心智,让梵清影来解自己欲渴。所以,她很认真的问了梵清影最后一次。
“不要做梦,我会等着看你们怎么死的。”梵清影眼睛虽然瞎了,但是还是感到了烟水天犀利的神情,心中突然一个咯噔,但是不相信烟水天对自己有什么办法。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梵清影。”烟水天的神情一下子变得无比妖媚,暧昧地看着梵清影。口中开始念起了咒语………………。
“玉液之祖,我以我欲为引,诚心拜祷。”
烟水天口诀一起,自己就变得妖媚了几分,眼神水波迷离,眉头微蹙,整个神情却满是欢愉之色,让人明白痛并快乐着是什么神态。同时从烟水天身前不断出现了一个个和她身姿相仿的蓝色波纹,摇曳着赤裸裸的曲线向着梵清影飘了过去。一道又一道钻进了梵清影体内。
玉此女荡漾,欲此女荡漾………………
在人型波纹转入梵清影神识的同时,烟水天口中不停反复重复着这句话。
“你在做什么,这是怎么回事?”一开始梵清影以为烟水天不过是想动点手段逼迫自己,但是聚起体内的神力在神识中抵御却没有受到一点攻击,正在考虑烟水天究竟想做什么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微微热了起来。而且竟然越来越热,那怕是运用神通在体内调节都没有办法改善。当梵清影开始觉得神识有了一丝模糊,身体微痒,口中干渴时,终于发现了其中的不对劲“烟水天,你对我做了什么,怎么会这样?”
“哈哈,梵清影,我已经给过你最后一次机会了,是你自己不好好珍惜,现在我对你施了大玉水术中的秘法--万恶玉为首。以后你就会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荡娃漾妇,再也找不回自己,放心吧,妹妹我会好好呵护你的,而且,我还会让出方寒来疼爱你。哈哈哈哈……”烟水天看着开始慌乱的梵清影,心中异常痛快。更加挑逗着说道:“不要压制着自己的欲望,一旦你经历过,你会爱上那种感觉的,你会无时无刻想要,清影,相信我吧,一下,我就会帮你找到应该属于你的快乐。我这做妹妹对你算不错了吧。”
“你……你无耻。”梵清影的身体越来越热,口干舌糙,无论怎么运起神力都没有哪怕些许的改善。而且下身的隐秘部位开始有了异样的感觉,梵清影忍不住把大腿夹得紧了些,但马上她就反应过来,又放松了大腿。现在的她开始害怕,因为她已经开始不能控制自己的思维。一旦开始害怕,那就说明心理防线已然跌至谷底了。就差那么一点点就会崩溃了。“水,我要喝水……”口里越来越干,梵清影虽然强行控制自己动手去解身上之痒,但是已经几千年没有过的口干的感觉不断侵蚀着她的精神。
“其实你不是想喝水,你是想要………”烟水天起身慢慢爬向跪坐在卧榻边上的梵清影“想要有人这样对你这样,对吗?”说着慢慢的把手伸向梵清影的脖子,轻轻摩挲。
“嗯~嗯~~”梵清影被触及脖间的肌肤,忍不住微微呻吟一下,但是马上就又忍住了,死死要着嘴唇想要留住那最后一丝丝的清醒。这已经是她最后的一丝清醒,她不想让烟水天看到自己那么羞人的样子,那会让她感觉自己很下贱。
烟水天看着梵清影潮红的面颊,紧皱的眉间,心中不来由得有一丝玩虐的冲动,收回手来“清影,不要强忍了,我知道你也想要,对吗。只要你答应我和我一起伺候方寒,那我马上让你恢复正常。怎么样?”
梵清影被这句话一激,清醒了少许,梵清影没把握自己还能坚持多久。,心中暗自打了个小算盘“不如先答应她,以后总会有机会的。至少现在不会被她玩弄。”“好吧,我答应你。”
“答应我什么?”烟水天看着梵清影的神色变化,早猜到了她的心思。不过她也不点破,继续调戏着梵清影。
梵清影本身已经透骨之红的脸蛋越加红了几分:“恩~我愿意和你一起伺候方寒。”最终梵清影还说说出了口,随即催促烟水天“你还不快点让我恢复。”


“恩,我马上就帮你揭开万恶玉为首”听到烟水天这么说,梵清影心下稍安,但是目盲的她却没看到烟水天嘴角的那一丝诡笑。
也不见烟水天施展神通,而是移身缓缓转到梵清影身后,然后,突然飞快地将双手梵清影的腋下伸过,也不管梵清影是否疼痛,用力抓住梵清影胸前的两峰柔软。
“啊!”猝不及防之下,身体充满渴望的梵清影发出痛苦而又快乐的一声叫喊。“啊,你做什么,你不是说帮我揭开秘术么,不要那么用力,好痛~”
“哪有那么容易,你当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吗,你在想,先躲过这一次,以后再找机会逃走,对吧,哈哈,好姐姐,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了,先,就让妹妹我带你体味人间最快乐的事情吧。”说着,烟水天化爪为捻,捻的是梵清影酥软最顶处的那两颗早已硬起的米粒。
“呜~”梵清影本来就被大起大落的心理变动打乱了心神。快要顶不住万恶玉为首的迷乱,这一捻之下,梵清影的所有精神都化作浮云,她的心随着这浮云,飘啊飘啊飘,在烟水天不停捻柔下,突然,梵清影清吟一声“呃嗯~~”同时腰身一挺,向后弯成一个半月型,一身白裙下半部分皆尽湿透,三角幽泉若隐若现,裙子已经失去了它应有的作用。
看着软在榻上的梵清影,烟水天一脸嘲弄的笑容。“清影啊清影,我告诉你这是人世间最快活的事,你说对不对?”说着弯腰跪在梵清影身侧,双手轻抚着梵清影的脸,慢慢的把自己头低下,用自己泛着淡蓝光泽的嘴瓣贴上梵清影红润的双唇。
“呜~呜呜~~”虽然被万恶玉为首玉惑之后的人会丧失神智,徒留玉望。但是梵清影毕竟曾是神通秘境第一人。一身修行名符其实,在一次泄玉之后,神智又恢复了一些清明,可是神力却是如何也提不起来了,此刻的梵清影,不过就是一个盲眼的普通女子。更何况是在万古巨头的烟水天面前,她已经没有了任何反抗的机会。只能做出无力的挣扎,发出抗议的声音。可惜,烟水天不会放过她,也没人可以救得了她,清醒,反而会让她承受更大的痛苦。
而真正的痛苦,现在开始了。
烟水天早料到了梵清影会恢复短暂的清醒,也知道在万恶玉为首的压制下她没办法运起体内的力量,所以肆意地吻着梵清影,从唇移到脸颊,再移到耳根,然后轻轻咬了一口耳垂,又用舌尖缓缓扫着耳廓,终还对着耳孔吹上一口热气。如此种种,左右两边不断反复,使得梵清影从耳朵到脖子红的仿似快要滴出水来。
梵清影不断摇晃脑袋,晃动腰肢抗拒着,但如何是烟水天的对手,且不说境界上的差别,单是水神天赋玉秉这一点,对付梵清影已绰绰有余了。单是两瓣蓝唇,一丁香舌,还未曾触至脖颈。已经又勾起了梵清影心底的欲望。此时的梵清影痛苦的是自己为什么是清醒的。要那么清晰地感受着烟水天对自己的凌辱。盲眼留不出泪,但心却是在滴血。
可是在伤心的同时,梵清影同时还感到,一阵热流从小腹沿体涌上。这个一开始被万恶玉为首攻击的感觉不一样。这阵热流是那么的令人舒服,让人想要放松身体,任由它在体内四处流窜。伤心、悲愤不断撞击,让梵清影身心疲惫,恰好有那么舒缓的一个感觉,她不由自主地放松了身体。感受着热流的流淌。
殊不知,这流淌的就是玉流,梵清影不知道,也再也没机会知道,就是这一股玉流让她不知不觉就坠入了永劫不复的玉火轮回之中。
而烟水天,要的就是这样。伏压在梵清影身上的烟水天很清晰地感受到了梵清影身体的变化,知道梵清影心理防线已经到了极限,而且这一次一旦被攻破,以后就是一个只知泄玉的玉女了。那样即时方寒不在身边也可以享受到玉仙玉死。想到此番,烟水天不禁笑得更添几分荡漾。
其实此时就算烟水天不再碰梵清影,梵清影最后也会被玉水秘术---万恶玉为首侵蚀心智,万劫不复。但是烟水天想做的是,要在梵清影失去心智之前,尽可能的戏谑她,在对她的羞辱中或缺前所未有的快感。
戏谑已然开始。
看着梵清影放松了身体,烟水天知道时候到了,停止了对耳朵的纠缠,把唇滑下到了颈上。
“嗯~~”梵清影身上的热流正好流到脖子,这一吻,吻得梵清影浑身酥软。不住呻吟。由于知道自己无力抗拒,梵清影也不再抵抗,任由烟水天动作,只盼自己能早些失去心神,不再受心理上的折磨,如此一想,反而开始享受起烟水天的触抚来。


“呵呵,想要享受么,现在还太早,等下有你难勘的时候。”烟水天看透了梵清影的心中所想,也不去管她许多,继续着自己的动作。
唇在脖颈间拂动时,烟水天已经解开了梵清影的白色长裙。掀开前领,烟水天就含住了左边的米粒,同时左手顺着衣内滑过腰侧,滑到臀部,轻轻抓捏,右手则覆上右峰,或揉或捏,或掐或捻,不断变换,把梵清影的玉流引到了胸前。
梵清影的呼吸越加的急促。是不是忍不住发出一两声呻吟。烟水天很清楚的看到梵清影神色一片愉悦。心中窃喜,目的就快达到了。
当梵清影开始主动轻挺胸膛来迎合烟水天时,烟水天放弃了对米粒的蹂躏。把唇下移,移到小腹,用舌头一点肚脐,然后继续下移,当移至黝黑丛林之时就不在向下,而是调头向向上,重新攻击米粒,片刻后又像下移,不断反复。与此同时,已经放在了梵清影的大腿上双手不断重复着一个动作,从膝盖到大腿内侧相会处,不断来回抚摸着,但始终不染指玉龙包窟。
起初梵清影还在为胸前突然空虚感到一阵不快,但是很快就被烟水天的动作带到了另一个高谷。当敏感被接触时,瞬间到达谷顶,一旦离开,又马上跌至谷底,梵清影的情绪就这样不断被带动了在高涨和低落间变换着。她的呻吟变得频繁起来,最后一声接着一声,再未间断。
这就是烟水天想要的了。她的手继续在大腿间驰骋。只是嘴上动作停了下来。“清影,你想对我说点什么么?”口吻中带着无比的戏谑。
本来打算好就这么放任自己到神智尽失的梵清影听到这句话。恍惚地应了声“说什么?”
烟水天用那充满媚糜的声音地柔柔告诉梵清影“说~我~要~~”
如果是其他话,那么梵清影会毫不犹豫地说出口,但是这两个字,她自认是决计说不出口了,本来就打算放弃坚持,任由欺辱。烟水天竟然还要那么羞辱自己。梵清影咬紧嘴唇,狠狠地挤出一个字“不”
“如果你不说,那么我就不给你。嘿嘿,看你能坚持多久。”
烟水天毫不在意梵清影的坚持。她自有办法。
重新开始用嘴唇在凸峰与密林间侵袭。但是动作渐渐快了起来。手在大腿内侧的拂动也在不断加速,而且故意不时触到清泉之口,一触即离。
在这样的双重冲击之下,梵清影再如何意志坚定,也是忍受不住, 娇哭叫到:“我说,我说,我要……”
烟水天没有停下动作,故意又问了一句,“清影,你说什么,大声一点,我没听到。”
“我说~我要~~啊~~~~~~~”烟水天等的就是这一刻,在梵清影口中吐出要字的瞬间,烟水天的口堵住清泉,用力吸榨泉水。把吊在谷顶的梵清影一下子推到了九天云霄。
清泉喷涌,烟水天汲取不及,溅得两人浑身湿透。梵清影身体不断抽搐,久久未歇,人早已晕了过去。心理欢悦的烟水天精神带着几分疲惫,和梵清影叠卧而眠沉沉睡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