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玄幻  »  因祸得福花生与胡玉儿

因祸得福花生与胡玉儿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
  「明朝游上苑,火速报春知;花须连夜发,莫待晓风吹!」当年武后称帝,设宴御花园款待众臣,只见腊梅盛开,清香扑鼻,武则天突发奇想,竟提笔写下这四句诗,盖上御印,挂于御花园中。不料隔日醒来,眼前尽是一片花海,百花齐放的盛况,令人砰然心动,一时传为美谈。
  百花山庄虽不如皇城帝都的御花园,却也华丽高雅,楼阁耸立,令人望之徒生侯门深似海之慨。
  许多骚人墨客,名流仕绅,常常三五好友,结伴同行,相约来此,或云诗作对,或品酒论文,附庸风雅,踏青踩翠,畅哄百花山庄中奇花异草,假山湖泊所结合而成的美丽奇景,让他们忍不住流连忘返,乐不思蜀。
  只见山庄里里外外,张灯结彩,五颜六色,热闹极了,人来人往笑口常开,口中一致的祝贺:「恭喜庄主新婚大喜。」
  武林中人提起「北霸天」花无缺这号人物,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除了七大门派之外,就属他与南宫无忌的江湖势力最大,双方一南一北遥相呼应,并称「南北双霸」。
  平日原本就贺客盈门的百花山庄,如今更是车水马龙、人潮汹涌,比起皇亲国戚的婚礼,更是盛况空前。
  君不见一身大红喜服的新郎官,一脸兴奋状的呵呵直笑:「各位嘉宾!非常感谢大家不辞辛劳,赶来参加本庄主婚礼,有道是良宵苦短。本庄主不胜酒力,先行告退,大家慢用。」
  「庄主心疼新娘子,急着进洞房啦!哈哈……」花无缺不理会众友的调笑,假借醉意、歪歪倒倒的、在婢女地扶持下,终于来到「牡丹楼」。
  支退婢女后,花无缺深吸一口长气,平复一下激动的心情,便打开房门,只见新房内堆满了贺礼,金银珠宝、玛瑙翡翠,个个都价值不菲,可见主人的面子有多大了。
  但花无缺却不放在眼里,他的目光早已被新娘子所吸引,一身大红的喜服,仍然难掩玲珑曲线的美好身材,刚平静下来的心情,一下子又沸腾起来。
  花无缺快步向前,立刻掀开了新娘子的盖头红巾。她长得清丽脱俗,娇艳动人,羞涩的美眼,脉脉含情,一副楚楚动人的神情。此情此景,任凭铁石心肠的硬汉,也将化钢铁成绕指柔了。
  花无缺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激情,一下子便扑倒新娘子,一阵长吻,真把新娘子吻得娇喘嘘嘘,频呼相公不已。
  「相公……你别……急……交杯酒……还……没喝呢!」花无缺深深地望了她一眼,不禁低头叹息。
  「相公……你怎幺……」
  「你别多心,我们一起来喝同心酒。」说完,便将酒杯倒上酒,只见花无缺的右手洒下数粒药丸,瞬间便溶化无形。
  「但愿我们永结同心,百年好合。」
  新娘子取过花无缺右手杯子,满脸幸福的饮完酒。不久,只见新娘子娇喘连连,一面自动的宽衣解除带,一面淫荡的扭动着赤裸胴体。才一会儿工夫,便已香汗淋漓,娇艳欲滴。
  花无缺歉疚的抚摸着滚烫的胴体,爱怜地道:「美珍,请你原谅我,不是我不爱你,只怪我练功不小心以致走火入魔,因而无法人道。但我向你保证,我会尽一切力量来补偿你的。」
  「给我……快点……我要。」美珍不禁娇呼着。
  花无缺脸色一变,忽然喝道:「花生,进来。」内室房门应声而开,一名年约十六岁左右、长相清秀的少年,低头而入。
  「快点,快上床。」
  脸色一变,花生又羞又惧道:「庄主,我……」「都什幺时候了,你还在犹豫不决。」
  「可是……她是夫人呀!小的岂可做出乱伦之事?」花无缺听了像泄了气的皮球似的,无奈的叹息:「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只能怪老天爷做弄人,注定了我们夫妻有名无实。」「庄主,这件事情只能瞒过一时,不能隐瞒一世,将来如何收拾?」「我已经考虑过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只要美珍确定喜讯,我便传授你『玄阴璞玉功』作为答谢你的条件。」
  花生眼睛一亮,兴奋不已道:「庄主当真肯教我武功?没有骗我?」花无缺神秘一笑:「不错!只要你今夜完成此事,明天我便当众宣布收你为徒。」
  「我要……给我……」美珍扭动滚热胴体呼叫连连。
  花无缺见状,脸色一变道:「快点!不能再拖了。」花生不再迟疑,原本就被玉体横陈的胴体撩起无边的欲焰,加上年轻气盛,当他乍一接触美珍雪白如脂的肌肤,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两人有如干柴遇上烈火,刹那间便爆出无尽的熊熊火焰,热烈而激情……花无缺的心情却跌落谷底,心寒如霜……
  望着两人雪白的赤裸肉体,有如饥渴的野兽般,不顾礼节羞耻,不断的向彼此须索着……
  此刻的花生有如魔王降世,主宰着美珍的一切,毫不理会美珍的婉转娇啼、被底求饶,依然动作狂野的兵临城下,所向无敌的长驱直入。
  美珍无助地挣扎、呼唤、呻吟……
  他的动作也愈见激烈……
  她的反应也更加热情……
  花无缺眼看着两人浑然忘我的激情演出,脸上的神情也随之千变万化,时而怨恨……时而兴奋……
  时间在一点一滴流逝,两人以已渐入高潮,战况也更为激烈而香艳。
  只见他不断的在美珍身上激烈驰骋,任意的对她予取予求……反观美珍,虽然不断的哀求着他,娇小的身躯更是香汗淋漓,可是身体的渴望更胜于理智。
  她的玉臂不但紧抱着花生的颈部,两条粉腿更是紧挟着他的臀部不放,面对着排山倒海的攻击,依然忘我缠绵……
  花无缺的脸色突然一变,身形一闪,已扣住花生的「百会」、「促精」两大穴道。
  「哇啊!」
  床上两人立刻一阵颤抖,似欲挣脱、又似欲紧抱,一副恨不能融合一体,难分难舍之状。
  「庄主……你……」
  「花生,你不能怪我,我算准今夜一度春风之后,美珍必定蓝田种玉,所以你就没有利用的价值了,唯有牺牲你,我才能永远保有这项秘密。」「哇!你……好狠……」
  「哈哈哈……只怪你少不更事,对此隐密之私,不知自我警惕,真是死不足惜。」
  「原来你答应……传授我……武功的事……难道也是……」「不错!虽然你的资质优异,本庄主也很欣赏,不过,为了延续花家血统,也只好牺牲你了,幸好你我同宗,孩子仍是花家子孙,你虽然赔上性命,我也赔上妻子的贞操,你我可说是两不相欠了。」
  「你……我不甘……」
  花无缺冷哼道:「这是给你的教训,下辈子投胎时,可要学聪明些。」「哇啊!」
  花生惨叫一声,突然口喷鲜血仆倒在地上。
  美珍似有所感般,呻吟一声,便函昏死过去。
  花无缺推开花生,只见美珍下体落红片片,心疼之余,连忙取药敷上为她疗伤止血。
  一抬头,却见花生还睁着双眼,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样。
  花无缺怔了一下,立刻哈哈大笑起来,道:「你似乎心有不甘的样子,我就明白告诉你吧!肚子里的孩子承受你一身精华孕育而生,再继承我一身超凡入圣的武学,将来必能称雄江湖,成就不世之业,那幺,你也该瞑目了吧?」说完,仍见花生死不瞑目的瞪着大眼。
  花无缺似有所思的微微一笑,便弯身挟起花生的身躯,向内室走去。
  不久,他来到书房,搬移书柜,墙上便出现一扇秘门。
  走进秘门内,经过一条狭长的暗道之后,突然眼前一片闪烁烛光迎面而来。
  在油灯的照耀下,石室四周,只见兵器,书册,草药,丹丸一样不缺,显然是一间练武密室。
  花无缺放下花生的尸体,脸带嘲弄地笑道:「你竟敢要胁我以玄阴璞玉功做交换条件,真是不知死活。不过,我绝不失信于你,这里的所有秘笈都是我花费十多年时间搜刮而得,每本都是绝世之作,你死后有空也可以过干瘾了。」话说完,他一阵大笑,便转身离去。
  寂静的秘室,又再次回复原来的死寂。
  忽然,花生的双眼一阵闪动,确定周遭没人后,才虚弱的缓缓爬起。
  「我的天啊!总算诈死骗过庄……老不死,否则我这条小命准完蛋。」说着举袖擦拭嘴角的血迹,不禁哀叫连连,吐舌一看,立刻血流不止。
  「哎哟喂啊,咬太大力了,再深一点,舌头一断,岂不假戏真做。」风凉话说归说,手却没闲着,他早已取过台柜上的药散,敷在伤口上。
  「嗯!想不到这老不死,居然收集不少武学?难怪武功深不可测,咦!」「这不是少林武学精华吗?难怪少林长老归元大师也不敌落败,就是这缘故呀!」
  花生忽有所觉,飞快抽出一本书册,迅速浏览起来。
  「欲练玄阴璞玉,必先采阴补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