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情感  »  洪荒少年猎艳录32章

洪荒少年猎艳录32章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昊天抱着全身滚烫的的两女快速来到了四长老的住所,这里的弟子由于西域五鬼的来犯都已经出去抵抗了,因此她的居所没有任何弟子。没有任何人的阻拦,昊天把已经身中淫毒的两女放在了床上。然后连忙把她们的衣服脱下来,而两女虽然身中淫毒,但是还有一丝意识是清醒的,这时的昊天已经把脸上的面巾摘了下来,她们看见面前站着一个非常英俊的男子,看他的装束,她们也明白刚才正是这个男子救了自己,也救了雪山派,但他此时却在脱着自己的衣服,连忙向他大声说道:「你是何人,为啥要救我们,还有你这是要干啥?」昊天看着两女刚烈的样子,连忙说道:「实不相瞒,我叫昊天,是天女派掌门的弟子,而你们中了一种烈性春药,在一个时辰内必须要与男子交合才能解毒,否则会全身血管爆裂而亡。」两女听了昊天的话,也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反应,知道他所说不假,眼中闪现出一丝凄凉,但依然还是非常刚烈的对着他说道:「多谢昊天公子的救命之恩,但我谢紫玉(胡静怡)岂是贪生怕死之辈,岂能以如此方式苟活与人间,你的救命之恩我们只有来世再报了,说着就要咬舌自尽。」昊天看见她们的动作,连忙制止了两人的行为,两人的眼神中浮现出愤怒的目光,昊天对着她说道:「即使你们以后怨恨我,我今天也一定要救们。」说完,继续脱着她们的衣服。两人看见昊天的样子,却没有力气来阻挡他,只能愤怒的看着他,但随着春药的发作,她们的眼神也逐渐变得朦胧了。
  他脱下两女的外套,只见两女虽然都已经五十多岁了,但她们体态丰腴,身材修长,双峰高挺细腰肥臀,面如满月,凝脂雪肤,丽姿天生,风姿绰约,娇艳如花,看上去就像是二十多岁的少妇。谢紫玉身穿一件洁白色的真丝绸缎亵衣,她黛眉弯弯,一双眼睛明媚秀长,晶莹妩媚,明眸中投射着清澈怡静的柔光。乌黑的秀发挽成了高高的云状发髻,用一根木簪绾住,简洁脱俗。天鹅般优美修长的脖子,有种难以形容的优雅风姿。肩若刀削,蛮腰纤细动人,酥胸饱满坚挺,整个人透射出圣洁端庄迷人高雅气质。而胡静怡的衣袍下的亵衣却是一身雪白飘柔、薄如蝉翼的裹体轻纱,她一头乌黑的如云秀发,还有秀丽螓首下那一段粉嫩修长的玉颈。轻轻一带,她身上那衣裙便由她的身体滑落。只见她,将她挺突俏耸的酥胸和纤细小巧的柳腰紧紧的包裹起来,若隐若现的轻薄亵衣紧束着一双高耸入云的乳峰。眼前的一切,修长的粉颈,深陷的乳沟,紧束的纤腰,高起的隆臀,白里透红的冰肌玉肤,阵阵娇颤的玉体,教人想入非非,整个人散发着妩媚的气质。她们俩站在一起就像天使与魔女一般,真是难以拒绝的诱惑。
  谢紫玉由于功力较浅,故早已经动情了。她羞红的脸蛋恍如动情的少女,带着说不出的优雅恬静。清风从窗外吹进来,拨动她耳边的几根青丝在风中漫舞着,风吹得衣服紧紧贴在身上,现出一副曼妙躯体,说不尽的诱人心醉。看见谢紫玉脸红的样子,昊天心中一荡上前就搂着她,往她的嘴唇吻了下去,并把的舌头伸进谢紫玉的嘴里搅拌。谢紫玉脸庞突然拂来男人的鼻息,尚未搞清楚两片嘴唇已被紧紧的贴住。
  「唔……唔……你……」
  被孔武有力的双臂环绕,她的身子无力的虚软下来,这种感觉使她感动。昊天的双掌着实的握住她的乳房,并再次激烈的贴紧她的唇,属于男人鼓胀的下体热切的摩擦阴户,这熟悉的被侵犯感,谢紫玉一阵昏眩慢慢的放弃反抗。
  昊天温柔的解下了谢紫玉的亵衣,让保守隐藏的双乳瞬时绽现。她更进一步的往谢紫玉的阴户进攻,手把亵裤脱了下来,中指搓弄着阴蒂,没二下谢紫玉淫水就流了下来,这时谢紫玉还想来把他的手拨开,昊天哪肯,一手抓着她的手,一手往深处进攻,二根手指来回抽插着阴道,拇指搓弄着阴蒂,渐渐谢紫玉也随他摆布,亨受着昊天的亲吻及爱抚。
  昊天边吻边用手解开她的衣服,谢紫玉已变成半裸了。昊天看她的肌肤娇嫩水润亮泽,双乳坚挺耸立,两粒红色的乳头,十分的诱人,真不相信这是五十多岁的人,由此可见,她保养就跟十八岁的少女一般无异。昊天轻咬乳头,舌尖在乳晕上游走,他轻挑的前戏,使谢紫玉感到花蕊渗出蜜汁,不禁羞愧难当,双眼紧闭不敢睁开。
  在她半就半推之下,昊天把她最后的防线亵裤裤脱下。只见她小腹平滑,肥隆的阴阜上生满一大片浓密乌黑的粗长阴毛。昊天感觉到很奇怪的说道:「紫玉姐姐,其实你一点都不需要自卑,你的身材跟二十多岁的女人相比,一点不差,相反更甚一筹。」谢紫玉此时羞愧难当,哪说的出话来。


  昊天连忙把自己也脱个精光,一条大宝贝高高翘起,紫红光亮的挺立在谢紫玉面前,直看得她心中跳个不停,肥穴里面不停的流出骚水来了,昊天的大宝贝,高翘硬挺,青筋暴露,使她心中又怕又爱。昊天把她搂抱在怀,一同坐在床边,一手抚捏她的肥乳和那红色的奶头。低头用嘴含住另一粒大奶头吸吮、舔咬着,一手指插入她那两片多毛、肥肥胖胖的阴户肉缝,扣挖的搞弄着,湿淋粘滑的淫水流得他一手。
  谢紫玉被他摸奶、吸咬奶头及扣挖阴户,三管其下的调情手法,弄得浑身颤抖、媚眼如丝、红唇微开的呻吟喘息,周身火热、酥麻酸痒集于全身,欲火如焚难受死了,连忙按住他的双手道:「天儿……你停停手……我被你弄得难受死了……」「紫玉姐姐,你是那里难受呢?」昊天推开她的双手,继续摸弄。
  「我……羞死人了……我不好意思说嘛……你知道……还故意逗我……」「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呢?我亲爱的紫玉姐姐。」「你真坏死了……我被你挖得痒死了……我要你……给我……」谢紫玉娇羞得说不下去了,一只玉手握住他的大宝贝套弄起来。
  「哇。」
  好粗好长,一把都握不过来,真像条烧红的铁棒一样,又硬又烫,吓坏人了。
  昊天知道眼前的谢紫玉,已经被自己那一套高超的调情技巧,挑逗得难以忍受了。
  于是昊天把她推倒在床上,使她的肥臀靠近床边,双手挽住她肥润的大腿向两边分开,自己则站在她的双腿中间,来一个壮汉推车的姿势,挺起大宝贝对准她紫红色的肉洞,腰部一用力,「滋」的一声,大宝贝齐根没入,大龟头直顶到她的子宫口。
  「哎呀……顶死人了……我真受不了……啦……」昊天开始变化各种抽插的方式,直瞳得谢紫玉扭腰摆臀,上挺上摇,口里淫声浪语的哼叫,淫水像缺了堤似的,一直往外猛流,从屁股沟一滴一滴的流到地上。
  「啊……你害死我了……好天儿……哎呀……我要泄了……」她的叫声越来越大,骚水越流越多,全身颤抖,媚眼半睁半闭,汗水湿满全身,粉脸通红荡态撩人,尤其雪白肥大的粉臀不停的摇摆上挺来迎合他的抽插。
  昊天低头看看自巳的大宝贝在阴户里,进进出出的抽插时,她那两片多毛的肥厚大阴唇,及紫红色的两片小阴唇,随着大宝贝的抽插,翻出缩入的,真是过瘾极了。再看她粉脸含春、目射欲焰,那骚媚淫荡的模样,想不到这位紫玉姐姐,还真使自己销魂蚀骨,迷人极了。昊天看得心神激荡,大宝贝在她肥穴里猛力的抽插,又翻又搅,又顶又磨,瞳得她大叫。
  「好天儿……小乖乖……我被你瞳……瞳死了……你真厉害……瞳得我……好舒服……好痛快……我……啊……我……又泄了……喔……」一股热液直冲龟头,紧接着子宫口咬住他的大龟头一收的猛吸猛吮,使昊天舒服的差点要射精了。他急忙稳住激动的心情,停止抽插,把大龟头紧紧顶住她的花心,享受那花心吸吮的滋味。
  谢紫玉已连泄几次,全身也软瘫下来,除了猛喘大气以外,紧闭双眼静静的躺着不动,但是她的子宫口还在吸吮着那个大龟头。昊天的身体虽然没有再动,可是顶紧花心的龟头被吸吮得痛快非凡。谢紫玉慢慢睁开双眼,感到他的大宝贝又热又硬的插在自己的肥穴内,乃是满满的、胀胀的。
  她轻轻的吐了一口长气,用那对娇媚含春的媚眼,注视了昊天一会后,说道:「小心肝……你怎么这么厉害……我差点死在你的手里……你还没射精呀……真吓死人了……你撞得我好舒服……你真是我的心肝实贝肉……我真爱死你了……小乖乖……」「紫玉姐姐,你痛快过了,我的宝贝胀得难受死了。」昊天欲火快要到达顶点,急需要再来一阵抽插,于是又开始挺动屁股的抽插起来。
  谢紫玉粉头摇着,娇声急急说道:「小宝贝……你先抽出来……让你紫玉姐姐休息一会……」于是昊天把大宝贝抽了出来,仰卧在床上,大宝贝一柱擎天的挺立着。
  谢紫玉休息一会,俯身在他的腰腹上面,用一只玉手轻轻握住他粗大的宝贝,跨坐在昊天的腹下,玉手握着大宝贝,就对准自己的大肥穴,连连坐套了几下才使得大宝贝全根套坐尽入到底,使她的小穴被胀得满满的,毫无一点空隙,才嘘了一口大气,嘴里娇声叫道:「哎呀……真大……真胀……喔……」粉臀开始慢慢的一挺一挺地上下套动起来。


  「我的小丈夫……呀……你真……真要了你紫玉姐姐的命了……啊。」她伏下娇躯,用一对大肥乳在凌峰的胸膛上揉擦着,双手抱紧昊天。把她的红唇像雨点似的吻着他的嘴和眼、鼻、面颊,肥大的屁股上下套动、左右摇摆、前后磨擦,每次都使他的大龟头,碰擦着自己的花心。
  「紫玉姐姐……啊……好爽啊……你那肥穴里面……的花心……磨擦得我好爽……快……快加重一点……好美呀……无双姐姐……」昊天也被她的花心吸吮研磨得大叫起来了。
  谢紫玉的肥臀越套越快,越磨越急,心急娇喘,满身香汗好似大雨下个不停,一双肥乳上下左右的摇晃、抖动,好看极了。昊天看得双眼冒火,双手向上一伸,紧紧抓住揉捏抚摸起来。谢紫玉的大肥乳及大奶头,再被他一揉捏,剌激的她更是欲火亢奋,死命的套动着、摇摆着娇躯,又颤又抖,娇喘喘的。
  「哎……好天儿……我……受不了啦……亲乖乖……我……的小穴要泄了……又要泄给大宝贝的……呀……」一股热液又直冲而去,她又泄了,娇躯一弯,伏在昊天身上昏迷的停止不动了。
  昊天正在感到大宝贝畅美无比的时候,这突然的一停止,使他难以忍受,急忙抱着谢紫玉,一个大翻身,将她娇美的胴体压在自己的身下,双手抓住两颗大肥乳,将下面尚插在大肥穴里的大宝贝狠抽猛插起来。谢紫玉连泄了数次,此时已瘫痪在床上,四肢酸软无力昏昏欲睡,被大宝贝一阵猛攻,又悠悠醒转过来。
  「好天儿……快……用力插……喔……好……好美……宝贝孙子……给我……唔……用力……」昊天看见谢紫玉露出如此淫浪骚态,更加卖力的顶送,斗大的汗珠自脸颊滑落。久旱逢干霖的谢紫玉显露出痴迷淫态,手指深深的陷进凌峰的皮肤。
  「哎呀……好天儿……我……再也受不了……啦……你怎么还不射精呢……我真吃不消了……求求你……乖儿子……小心肝……快射给我……吧……不然我的小穴要……要让你撞……撞破……撞穿了……我真……真受不了啦……」「紫玉姐姐……快动呀……我要泄了……快……」谢紫玉感觉大肥穴里的大宝贝头在猛胀,她是过来人,知道昊天也要达到高潮了,只得勉强的扭摆着肥臀,并用肉力使大肥穴里一挟一挟的,挟着他的大龟头。
  「啊……紫玉姐姐……我……我射了……」
  昊天感到一刹那之间,全身好似爆炸了一样,粉身碎骨不知飘向何方。谢紫玉更是气若游丝魂飘魄渺,两个人都魂游太空去了。二人都已达到热情的极限,性欲的顶点,死紧紧地搂抱在一起,腿儿相缠,嘴儿相贴,性器相连,全身还在不停的颤抖。
  过了好一阵子,谢紫玉才长长的吹口气说道:「好天儿,你好厉害……你紫玉姐姐我差点死在你的手里……」昊天笑道:「紫玉姐姐,快活么?」「嗯,太满足、太痛快了……」旁边的胡静怡由于春药的原因,再加上看了一场活春宫,脸已变得绯红,浑身滚烫,但仍然控制着自己。昊天看着胡静怡此时的样子,知道再不帮她解毒她就完了,连忙对怀中的谢紫玉说道:「紫玉姐姐,你先休息一会儿,等我把静怡姐姐的毒解了,我们再仔细地谈谈心。」说完就扑向了胡静怡。
  昊天伏身下去,随手拔去胡静怡发髻中的飞凤玉钗,扔在一边,任由她的如云秀发瀑布般披散下来。他闻着胡静怡那独有的幽雅体香,看着她清秀脱俗的面容,姿色绝美、体态婀娜、苗条匀称的玉体,白皙温润的肌肤,纤长柔美的手指,以及被抽去玉钗后散落下来的如云如瀑的秀发,一切都激起男人高亢的兽欲。昊天连忙用双手侵向胡静怡玲珑浮凸的美妙胴体,沿着那诱人的曲线放肆的游走起来。
  胡静怡此时虽然只剩一点儿意识,但她也不得不承认她确实感到确实非常舒服,全身就像漂浮在云雾之中,一种温暖湿润的感觉遍布整个身体,就像在温泉沐浴时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像……在昊天的作弄下,胡静怡十几年的修为此时竟不能自控,可知昊天的手段有多幺厉害。其实他的手段摸得十分讲究,力道忽轻忽重,轻似雨花沾唇,重似稚鸟啄树,感觉就像按摩一样,所不同的是,这种抚摩极具挑逗性,专摸向女性最不想被人摸又最想被人摸的地方。
  胡静怡自从秦天的父亲死后,一直都在潜心修道,对于男女之事,已经是多年未成经历。十几年来何曾被人这样摸过,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酥麻感觉遍布全身,她不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她也是女人,一个有着正常生理的女人,尽管她利用清修来拒绝欲望,可是欲望并不为她所掌控。


  但昊天全力的对她进行挑逗之时,胡静怡一些女性身体上自然的生理反映就显露了出来,再加上春药的催化,此时她只觉迷迷糊糊,如坠五里雾中,「啊……」那是一个女人对于欲望的呻吟,情不自禁的呻吟。
  令胡静怡不能相信自己的是,自己就那样地呻吟了出来,而且声音竟是那样地淫荡,这可是她以前想也没想过的。昊天的一双大手顺着胡静怡的粉颈伸进了衣内,在她那幽香暗溢的衣衫内肆意揉搓起来,触手处那一寸寸娇嫩细滑的玉肌雪肤如丝绸般滑腻娇软。隔着轻薄的抹胸,他淫亵地袭上那一双娇挺柔嫩的乳峰,肆意抚弄着、揉搓着……胡静怡又羞又怕,双眸紧闭,娇软的玉体拼死反抗……但是此时的她又怎么可以动荡?在昊天温柔却又充满挑逗的抚摸揉搓下,羞得粉面通红,被他那双肆意蹂躏的双手玩弄得一阵阵酸软。昊天用一种色迷迷的眼光扫视着她那娇柔的玉体:她乌黑柔顺的长发如瀑布飞散一般落在身后,苗条修长的身段轿嫩而柔软,冰清玉洁的肌肤温润光滑莹泽。只见倾国倾城的绝丽容颜含羞带怕,犹如带露桃花、愈发娇艳。
  「简直就是上天完美的恩赐!」
  昊天禁不住心醉神摇,继续的伸出双手。
  只听「咝、咝」几声,胡静怡身上的衣裙连同亵裤被一同粗暴地撕剥下来,仅剩下一件雪白柔薄的抹胸还在勉强遮蔽着那粉嫩的胴体。
  「啊……」
  胡静怡惊呼不已。
  昊天一个迷人的微笑,双臂制住胡静怡的身体,双手绕到背后去解抹胸的花扣。一声轻响,花扣脱开,胡静怡身上最后一丝遮蔽终于也被除了下来,只见一具粉雕玉琢、晶莹玉润的胴体彻底裸裎在眼前。挣脱了亵衣束缚的双峰更加坚挺地向前伸展着,如同汉白玉雕成的巧夺天工的艺术品,昏暗的灯光下映射下着蒙胧的玉色光泽。
  「不要……」
  被昊天温柔的剥光了娇体,胡静怡终于绝望的呻吟了一声。
  昊天低下头来,笑着对她道:「我听说你双腿矫健有力,今天我突然想到一个好办法,让你完全的迷醉在性爱的世界里。」其实昊天哪里有听说这样的事情,不过在他想来,练武的人退功一定不差。
  他说着,将刚才从胡静怡身上扯下的衣服将趴在床上的她的手腕脚踝全都捆住。
  刹那间,胡静怡就那样身不由己地呈大字形被捆绑在床上。
  胡静怡自有生以来,何尝被如此摆弄过,不禁又羞又恼,欲要挣扎,却又偏偏浑身无力,心中一急,气血攻心,双颊不禁微微泛起了一片桃红之色,映衬着那如雪的肌肤,更显得瑰艳无比。
  昊天看着眼前情景不禁有些发呆,自己就像着魔了一样,对眼前的美人有着一种近乎疯狂的占有欲望,不但如此,还要用最畅快的手段将她占为已有。
  当胡静怡被绑住的一刻,那种得意之情决非语言可以表达,可一时之间,他却有种不知从何入手的感觉,过度的兴奋使他有点不知所措。
  他微笑看着胡静怡,凝视着她紧闭的双眼,突然间伸出手来,在她那丰满挺翘的双峰上摸了一把,胡静怡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从胸部传了过来,忍不住惊呼失声,娇躯一颤,昊天退回原来位置好好的欣赏她完美尖挺的双峰,并为之而着迷不已,在这完美的双峰上在她美丽的胴体上傲然的挺立着,完美的圆形加上尖挺的红豆、配上乳白色的肌肤,简直就是最美的人体艺术。
  凌峰知道,像胡静怡这种久未经人事的熟妇,处在如狼似虎的年龄,多年来从未被人碰过的躯体,突然遭到自己的挑逗,反应只会比常人更加激烈。
  「求求你……让我死吧……我不能这样做……」胡静怡眼中那还仅剩的一丝清明让她终于还是忍不住颤抖着樱唇屈辱地乞求着,绝望中更显楚楚动人。看着胡静怡一双杏目里闪烁的泪光,眼神里满是哀求,愈发激起昊天的高涨欲焰。
  「让你如此美人死在我面前,岂不是暴遣天物,放心好了,我一定会救你的的!」不顾胡静怡的苦苦哀求,昊天探手握住了她嫣红玉润的双峰,贪婪地揉捏玩弄起……「不要啊,你放手……」胡静怡娇躯一颤,酸软下来,两滴泪水顺着脸颊滑落。她以惊异的眼神表达出自己的疑惑,她只能注视着他。因又震惊又痛而惊声叫了出来,昊天看着胡静怡的双眸而露出吃惊的表情,心里充满了征服的欲望,胡静怡的身体已经背叛了她的意志,他发现她的双峰比刚才更硬更大了。


  「啊……」
  胡静怡被弄得满面红晕,虽然明知千不该万不该,可在昊天的一再作弄催逼下,却无法控制住自己,「啊……啊……」地嘤咛起来,声音微带颤抖。
  昊天蹲下身来,开始抚摩胡静怡的腿,胡静怡身材极高,如果用现在人的眼光了衡量,她起码在一米七五以上,她那修长纤细的双腿,简直就是男人致命的诱惑。她的双腿白晰而又健美,即便只是看着,也是一种无尽的享受,更何况是摸起来。昊天一路摸下去,只觉触手处润滑无比,那种舒服的感觉,实在无法用语言形容,他抚摩着胡静怡的小腿,目光却继续往下游移,当他看到胡静怡的一支秀足时不禁一呆,只见一支如白玉般的天足展现在他眼前,脚趾细长,足弓向上弯起,脚掌掌缘的肉是粉红色的,整支美脚就像用玉石雕成一般,不尤的衷心赞叹造物主造物之美,对她道:「夫人,这是我见过的最美的脚。」胡静怡觉得自己被昊天摸得全身发麻,却一点也不觉得难受,甚或有些舒服,她对自己在如此虐待之下竟然还会有舒服的感觉又吃惊又羞耻。
  从胡静怡娇艳的身体反应上看,昊天始终坚持自己观点,尽管这十多年胡静怡清心寡欲,守身如玉,但这不代表她毫无性欲,相反的是性欲非常的强烈。她毕竟是个生过孩子的成熟女人,而且正值如狼似虎的年龄,如果说她不需要男人在生理上的慰藉,简直就是骗人的谎言。只是多年来,她一直用一种求道的心态压制着自己的欲望,企图让自己变成一个清心寡欲的女人。此刻,她体内的欲望正一步一步的被昊天所激发。
  昊天能感觉到师娘玉玲珑的身体在微微发抖,笑道:「现在你还坚持自己的反抗?还是坚持自己的清修?」他揉捏着胡静怡的玉足,过了一会,停下来,一转身到了她身后,开始欣赏起她的美臀来。
  如果说胡静怡的玉乳是美丽的,那么她的美臀就难以用语言描述的,那美丽、光滑、圆润、丰满、洁白的美臀,是如此的多汁、圆润,一条深深的山谷如有溪流穿过中间,将她的美臀完美地分成两半后,而山谷之内,这正是诱惑人陷入淫欲的地方。
  昊天欲火升腾,他已经全身赤裸,胡静怡已经不能用惊呼来形容自己的心情了。昊天却不着急,只是探口捕捉着胡静怡的樱唇。
  「嗯……」
  柔嫩鲜红的樱唇间禁不住发出一声绝望而羞涩地呻吟,胡静怡纯洁的双唇无处躲避。
  昊天强硬地将嘴唇贴上胡静怡鲜嫩的红唇,激烈而贪婪地的进攻着。她的抵抗渐渐减弱,不知不觉中已被压迫成完全顺从的状态。她无助地颤抖着,矜持的身体深处在羞耻中渐渐崩溃。
  胡静怡紧闭双眸,美丽的睫毛微微颤抖,在昊天的逼迫下一点点张开樱唇,露出小巧的香舌。任由他贪婪地吸吮着自己柔软的舌尖,她颤抖着吞下昊天移送过来的唾液。昊天以自己的舌尖,肆意攻击着她的香舌,胡静怡不自觉呻吟出来,好像全身的感觉都集中到舌头上似的。她的香舌被强烈吸引、交缠着,渐渐变成深吻。昊天强奸着这美女的樱唇,品味着被强迫索吻的娇羞挣拒,连甘甜的唾液都尽情吸取。
  纤美修长、柔若无骨的美丽玉体在昊天的身下无助地扭动、挣扎着,重压下越来越酸软无力。内心虽然在绝望地呼喊,赤裸的玉体依然不甘心地抵抗,但胡静怡的反抗越来越软弱,越来越没有信心。
  昊天早已被这美艳仙子的诱人秀色刺激得两眼发红,胡静怡已经开始燃起了欲火,他知道这一切准备就绪了,他要开始她人生新旅程……胡静怡的胴体不停的摆动,当她的头乱颤时,她的秀发四处飞扬,她的屁股不断的空中摇动,她的臀肉迅速的又开又闭,她的双峰不停的晃动,她的脸仿佛是戴上红色的面具,她那淫荡而美丽的样子却是如此的激烈……昊天将捆绑胡静怡的衣服解开,松开她的四肢,双手将她抱起,挺身对准她,胡静怡深感羞耻,她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想反抗,但无济于事,终被昊天的男根顶进了自己温柔的世界。
  进入。
  最简单直接的进入……
  最疯狂最凶猛的进入……
  「啊……」
  胡静怡的秀发披散着,紧咬着嘴唇,俊俏的脸庞羞得通红;圆润的双肩微微颤抖;昊天的每一次进入都让她感到一阵疼痛。可渐渐地,胡静怡感到自己的身体开始一阵阵发热,而且又开始变得湿润起来。
  胡静怡开始感到那昊天就是自己生命中的一部分,不再是冷冰冰、硬梆梆的,而好象变得有弹性、温暖起来,每次抽动时都使胡静怡心里一颤,身体里觉得非常涨,非常舒服。


  她全身开始发烫,脸开始发烧,身体下面越来越湿,身体也随着凌峰的动作而微微颤抖。
  胡静怡闭着眼,咬紧嘴唇,努力不使自己做出淫荡的表现来。
  昊天见她如此,更加快了推着金马的步伐。这样一来,动作越来越快。
  「啊……」
  胡静怡的忍耐终于到了极限。
  她雪白的大腿紧贴着昊天使劲地蹭着;丰满的身体激烈地扭动着;她拼命晃着头,嘴里大声地「啊--啊--」的呻吟着,荒洪喷发如火山熔浆爆发狂喷,顺着大腿直流下来。
  昊天嘿嘿邪笑了两声,忽然停了下来,胡静怡正陷入淫荡的疯狂中,猛然感到昊天停下不动了,她尖叫一声,情不自禁地叫喊了起来∶「快、快、别停下来!」昊天邪笑道:「您在说些什幺,我听不太清楚。」此时胡静怡的脑子里一片空白,根本听不到周围的人的说话。
  她疯狂地扭着腰,使劲地向昊天蹭来蹭去,闭着眼,下意识地叫着∶「别停下来,快、快抽、插我……」昊天哈哈大笑道:「谨遵夫人意旨!」说罢又猛烈的冲击起来。
  胡静怡继续在昊天身上狂乱地扭动着。忽然,她尖叫一声,整个身体一下变得僵硬,全身狂泄而出,紧接着她赤裸的身体一下又软绵绵地瘫倒在床上。
  昊天抱起胡静怡,摸着她的头发,抬起她的头道:「静怡姐姐,怎么样?舒服了?」胡静怡此时才渐渐从高潮中清醒过来,她听见昊天的话,低头一看自己的身体狂泄而出的液体流满整个床,终于明白自己刚才都干了些什么,她痛苦地闭上了眼,突然间,胡静怡只觉一阵天旋地转,身躯象被一道霹雳击穿了一样,一阵颤抖,脑内「嗡」的一声,随后一片空白,空空荡荡。
  刚才的高潮,完全击毁了她的意志。
  胡静怡茫然地看着昊天,眼中充满了迷蒙,昊天捧起胡静怡的脸,盯住她空洞的眼睛。
  经过一段长长的静寂,胡静怡慢慢地张开嘴:「你简直就是我上辈子欠的恶魔!」昊天笑了,只听微笑的道:「是吗?你应该这样想更开心,我上辈子欠了你的,所以这辈子回来找你,我要你做我的娘子,从今往后,我要每一天都还你上辈子欠你的债,其实每天这样,我很累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欠的人很多很多!」「你……你坏蛋!」胡静怡羞红着脸,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这时她对着昊天说道:「小天,如今我和紫玉都是你的女人了,你要好好待我们。」昊天连忙搂着两女说道:「放心好了,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对待两位姐姐的。」两女听到昊天的回答,满意的对着他笑了笑,然后三人抱在一起相拥而眠。